Want to make creations as awesome as this one?

More creations to inspire you

Transcript

点击便利贴 了解家长心声

除了面对面教学,希望政府也可以维持网课。如果一些家庭有成员需要隔离或健康上有问题,至少无法到校的学生学习进度不会落后。

就算开课了,回去一、两个星期,班上有人确诊又要隔离又要做冠病检测,让孩子小小年纪,再次活在恐惧当中,心理上会有影响,根本没法专心学习。倒不如在家上网课,还能专心学习,至少能感觉平安。小孩还没打疫苗,急着开学其实对大家都没有好处,病毒就在身边,家长、老师、学生和医护人员会更压力,那种担心害怕的心情更影响孩子学习的进度。

建议缩短(回校上课时间)不超过4小时,不开放休息时段让学生用餐,毕竟口罩一脱,染疫风险就增加了。

不要以为目前大多数确诊者是第一或第二阶段患者就不是问题,只要感染了,就会对健康造成长久的问题。的确是要和病毒共存,但至少不是现在。网课也上了差不多一年,就要放大假了,没必要回去冒险,就明年看情况再做决定,不行吗?

将不同年级学生错开是很好的方式,如果可以自由选择上网课或返校就最好。只要网课和返校的教学同步进行, 就完美。

可考虑让绿区的学校复课,前提是确保学生和教职员来自同一个绿区,这样相对比较安全。

我认为这两年学生的学习进度已经耽误很多,而且很多学生因为网课执行不严格,时间也很短,已经变得更懒散。如果一个州属的疫苗接种率已经达到50%,应该在10月全面开课,至少学生还能享受2个月的校园生活,尤其是6年级的学生。

教育部可让各校去进行问卷调查,若多数家长愿意送孩子上学,那学校就开;至於大多数家长表明不送孩子上学的学校,就继续线上教学。

所有国会议员(才200多人)接种了两剂疫苗,开国会都出问题;更何况是未接种的学生(超过200人甚至千人)?

两年了,网课都还无法搞好吗?

我来自森州芙蓉,全国封锁之前孩子班上有人确诊,校方只依照SOP关闭学校两天,可是卫生部却没有安排筛检,家长需自掏腰包做PCR检测。如果这就是所谓的SOP,这是变相推孩子去死。教育部和卫生部哪里有做到东西?如果负荷不了,那就不该信口开河同意开课。

并不是完全反对回校,只是想确保孩子不会因回校,在没有受保护的情况下,比大人更容易感染。而且大人最后还是要请假照顾生病的孩子们。也因为他们感染而影响全家甚至家里的老人,得不偿失。低年级和不是备考生我觉得可以继续居家上网课。

有时候不是小学生不遵守SOP, 而是学生家长把病毒传染他并且带去学校,我的儿子小学一年班同班同学就在今年刚开学不久被感染新冠,搞到全班立刻去检验和居家隔离,而我们父母也一样破费去做检验,幸好所有同学都没有被感染,所以最大的问题不是学生而是家长。

希望教育部能体谅父母的心情,孩子是我们全部,没了孩子,我也不想活了。读书虽然重要,但是生命更重要。

我赞成学生应该要回学校上课,这样才能更自律,老师和家长也方便;但不是现在,现在并不适合。

即使学生接种疫苗还是有可能感染Delta,如果班上有一个人不幸感染,老师和学生就要去做检测了;那下次又有学生确诊,那班老师和学生是不是又要去做检测?看来学生和老师以后都要一直重复去做检测了,这又是何苦呢?

5月12日,全国新增4765宗病例,雪州2082宗,就宣布全国学校关闭,怎么现在的数字不断再提升,平均在每日2万宗竟然宣布开课。要拿小孩的生命来赌吗?接种疫苗就变成万能了?不会中病毒? 不会传染给其他人?

孩子的健康是第一位!学生分阶段回校应以确诊率为准,确诊率低才可以开学!一个孩子代表一个家庭,确诊率下不来,学校就会成为新的传播源。

网课虽然让很多人造成不便,但至少保护了一部分自律的学生。不是坚持要一直网课下去,只是目前的情况确实不适合群聚。我也希望孩子出门看看、玩玩,但现在真的不适合,请教育局慎重考虑。

别急着开学,让Delta变种病毒进入校园,后果不堪设想。

虽然孩子现在上网课变得懒散了,但为了他们的健康,还是等明年安全了才回校上课啊!拜托了!

小学生很难严格遵守SOP,下课时间大家同时脱口罩用餐,就如同没接种疫苗一起堂食。政府也要求人民完成疫苗接种后,才可以堂食啊。不同班级的学生坐在巴士上也会增加交叉感染风险,加上病毒变种,真的很危险。如果学校开课后,学生为了安全不去学校,在家就没网课可上了。老师原本在网课可以教40位同学,但只来了15位,老师也只教了不到一半的同学,不上不下,老师也很麻烦。

大人打了两剂疫苗后确诊而死的例子都发生了,更何况小孩子是完全没打疫苗的。不希望悲剧一再的发生。再说,放榜成绩不是显示比实体课来得好吗?网课是可以实行的,最重要是自律。

点击便利贴 了解学生心声

我是STPM考生,同时也是食堂业者、单亲妈妈的孩子。个人认为只要遵守SOP问题不大。回校最大的问题在于吃饭的时候必须脱下口罩,个人认为可使用透明隔板,就可减低风险。虽然外界都认为回校太危险了,身为备考生的我也是这么认为,但食堂业者已经很长时间完全没有收入了,更何况我们是单亲家庭。政府津贴只拿过一次,几十个月下来,一次津贴一个月伙食费都不够。虽然各行各业都有影响,但食堂业者已经从MCO 1.0到现在没有收入了……作为备考生,老实说我的科系完全可以靠自律温习好,可是不代表每一个科系都可以,还是需要老师面对面教。

身为学生的我,听到回学校上课真的很怕。疫情那么严重,家里周围都有人中Covid, 回学校就算是分开回去,教育部能确保学生在班上不会群聚、老师在办公室不会坐在一起吃饭吗?有些感染者是没有任何征兆的,如果学生真的回校上课中了冠病,谁要负责?教育部吗?拜托,学生也是人,更何况我们现在连疫苗都还没打,还要我们回校上课,是不把我们的生命当作生命吗?我们学生没有自带疫苗!不必着急回校上课!没有读书不会死,肺坏了就是坏了!将心比心,谢谢。

请优先让STPM/SPM考生接种疫苗,严格要求学校遵守SOP,给予学生与老师匿名举报不遵守者的权利。

如果开学,很多家长都会安排孩子跟Van车,我们也不知道司机载我们之前还载什么学校的学生,万一司机载的上一个学生中了,那我们不就很危险吗?

我不想拿命去考SPM

考试班学生虽然是明年考试,但是在家自习的效率也是很高,而且不代表大班的学生抵抗力比小班的强。如果真的让考试班10月先去上学,那不就代表一辆车可载很多人,又怎样保证学生会遵守社交距离?是,在学校人人戴口罩,有保持社交距离,那放学搭巴士还能吗?就算学生都接种两剂疫苗,教师也接种了,这也不代表他们不会去接触外人,暴露在病毒风险中,疫苗也并非给予100%保障,就像现在大马人的疫苗接种率那么高,确诊人数还不是那么多?去年,柔佛一天400多人确诊时都停课了,现在一天2000多人,全马一天一万到两万人确诊,还执意要复课吗?难道在家的时间太长了就一定要开学,罔顾学生的安危吗?大马的确诊人数从未稳定,一天下了另一天又上,未成年学生和家长不担心吗?教育部应当在明年人数下降了再开学,让所有人都安全。SPM格式应简单化,这样才对没得到完善课程教育的学生公平。

作为一个刚毕业的学生,我想说学校的SOP还不算严谨,同学之间没有距离,在课室用餐大家都聚在一起,教育部一定要加强学校的SOP

身为大学生,我认为大学生应该继续居家上网课。虽然大学生已接种疫苗,但确诊病例仍太高,加上有变种病毒,未必不会受到感染。确诊后也可能变成病毒携带者,一不小心就会把病毒传染给家里的老少(尤其是家里年纪小的弟妹,请记得他们因不符合条件而无法接种疫苗)。从学校带回家的一大堆的纸张、资料夹、书包、文具、水壶等必须一一消毒,因为都有可能沾上了病毒…… 这个消毒工作极其麻烦,因为要消毒的东西实在太多了,倒不如把消毒的时间用在复习课业不是更好吗?希望高教部严正对待大学生返校课题 ,不要让学生成为牺牲品。

在家学习没什么不好的,变种病毒也不是那两剂疫苗可解决的。对!学生确诊了可能没什么,只会有轻微症状,但是如果家里有老人呢?如果老人被感染了呢? 还是家里有病人呢? 请将心比心,学业不是一切,生命更可贵。

我认为虽然课业重要,但是疫情还未受控,应当先专注在对抗疫情,并且让学生先待在家学习,时机对了才返校上课。

身为独中生,我认为教育局应该注重学生的健康安全,现在疫情情况越来越严重,很多时候我们都不了解病毒来自哪个角落,如果回校上课有人确诊,那我们是不是得全校隔离?那倒不如居家。

我认为现在病例依然太高,所有情况都不稳定,现在开学只会照成更严重的后果。作为备考生,我认为居家学习也能让我有比在学校更好的学习进度,不一定是面对面老师才能更好的学习,我认为去学校成为我的负担,更加影响我的学习进度。

实体课和线上教学同时进行,开学让想去的人去,不能出席的可以在家听课(可让老师在班上直播教学),线上线下同时进行。

虽然还是有挺多人不赞成回校上课,但或许能让已接种2剂疫苗的学生回去。无止境在家上课根本无法进步,只让我们越来越退步,自律学习的学生只有少少几个%而已……希望回到面对面上课,有老师、学生的环境下学习,才能进步。

我是学生,我能理解实体课仍是最佳选择,也明白我们必须学会与病毒共存,而不是一味的以确诊病例仍高而不想回校,但回校仍是学生接种疫苗后,才可实施的政策。必须让考试班学生回校面对面学习时,建议减少班级人数,以减低受感染的可能性。

点击便利贴 了解教职员心声

身为一位老师,我曾因为学生确诊而隔离21天。我想说,接种了疫苗不代表不会中病毒,只是降低了风险而已!所以,希望确诊人数还未降到至少500以下,请不要开课。学校是人群最多的地方,牵涉最多家庭的地方,请不要拿大家的安全开玩笑。

教育部可以让校方自主决定几时开课,以什么方式上课。如乡村或贫困家庭根本没有能力、时间和环境让孩子上网课。城市双薪家庭也只能放任孩子在家打游戏。开课,让想到校的老师上班,让想到校学习的学生上学。不想上班的老师和上学的学生可以继续网课,校方以绩效管理便是。

砂拉越的疫苗接种率非常高,如今病例确实全国最高。我不认为让学生、教师及教职员的生命带来风险是个明智的选择。

仓促开学,出席率也未必理想,出席者冒着生命的危险去上课;缺席者无法赶上出席者的进度,两头不到岸。砂拉越的疫苗接种率非常高,如今病例确实全国最高。我不认为让学生、教师及教职员的生命带来风险是个明智的选择。

在家学习,我们学校的学生出席率还可以维持在95%以上,一旦回校上课,出席率将因为父母的不放心而大大降低,届时网课也会停止,那些不被送到学校的孩子要如何学习呢?

应继续网课直到年尾,再让全部年级的学生进行评估考试,不达标的学生可以留级重读,这样对所有人都安全。努力而且上网课的学生继续升学没损失、没影响,懒惰缺课或网线有问题的学生,也有机会重新学习,不会落后。

生活必须继续过。我们可以无止境居家学习,可是世界不等人,居家学习大大降低效率。只要严守SOP,学习与病毒共存,不会有大问题。

教育是一国之本,先进国为什么不关学校的原因也是如此。全国学校都关,对严守SOP,或学生人数少/资源少/贫困学生不公平。学校不开衍生的社会问题会更大,如家庭收入减少、家暴孩子人格心理、网络上瘾,对整体社会未来的治安、稳定和发展肯定带来毁灭性影响。

病毒变种传播力更强,教育部要重新检讨现有的回校面对面教学SOP,更严厉的管制学生及学校的活动,以免再爆发四月时的学校感染群。学生及老师才可以安心的学习和授课。

之前开学时,校内个案几乎都是从学生的家长开始确诊,现在病例尚未下降,回校大家也会一直在追踪密切接触者 ,校方也会每天接到家长说有接触确诊者,陆陆续续就被迫关闭不同的班。 所以不只是教职员和学生需要完成疫苗接种,也必须确保家长已接种疫苗! 希望政府可以出条例应付反疫苗的家长,保障各方安全。

低年级的学生真的不适合回校上课,因为他们还不会照顾自己,或多或少都会和其他同学或教职员有肢体接触。而且他们自制力不强,常常会把口罩和面罩拉下或脱下,教师难以寸步不离地监视他们。

教育部应该要详细说明如果学校暴发疫情的话,应采取什么行动及后背计划。也希望教育部可以先了解学生们回校的意愿,抑或他们希望继续上网课。